风险提示:防范以“虚拟货币”“区块链”名义进⾏⾮法集资,切实提⾼⻛险意识

一切都是 Meme

Mint Ventures 李雨轩 2021-11-12 14:57:18
对于其他一切,真理的定义完全由权威所控制:政府、主流媒体和其他隶属于或受国家控制的组织。民众需要了解的所有关于客观事态的信息都来自于这些经典的真理来源

作者:Threebody Capital

编译:Mint Ventures 李雨轩

" 什么是真理?"

对许多人来说,理想中的真理是绝对的:例如,地球绕着太阳转,万有引力将物体 " 拉 " 向地球的中心。有一个绝对的尺度来衡量什么是真的,什么不是真的,会使得我们的行为有一个明确的基石。真理是经济学家所说的 “实证陈述”:可以通过经验证明是真的或不真的陈述。

当然,在 " 个人 " 层面,每个人都有权发表一些论点,这些论点既不能被证明也不能被反驳即这种说法是 " 规范性 " 的,其有效性并不能被全面检验。

*编者按:实证陈述:对客观实然状态的陈述,重点在描述“是什么”;规范陈述:对事物应然状态的陈述,包含了主观价值判断,重点在描述“应该如何”。

从历史上看,意见在很大程度上仍属于个人的范畴。对于其他一切,真理的定义完全由权威所控制:政府、主流媒体和其他隶属于或受国家控制的组织。民众需要了解的所有关于客观事态的信息都来自于这些经典的真理来源。

然后,Meme 出现了:这些简洁、诙谐的信息片段,人们很简单就能理解。Meme 有不同的形式:我们知道它们主要是在 imgflip.com 上几分钟就能生成的图片,但它们可以是任何东西,从简短的口头禅(如 " 排干沼泽!" 或 " 完全自动驾驶 ")到较长的声明(如 " 只有当潮水退去,你才会发现谁在裸泳 ")到各种各样的意识形态,其中甚至有些会相当令人不快。

编者按:meme (/miːm/)中文*读音迷目,较为被大家认可的中文译名为_“模因”__,最早由进化生物学家理查德 · 道金斯在其著作《自私的基因》中提出;“排干沼泽”是欧美政治家常用的短语;“完全自动驾驶”是特斯拉的主要叙事;“只有当潮水……裸泳”是沃伦巴菲特名言。_

在某种程度上,Meme 是粗糙和简单的--例如,一只可爱的笑脸狗的形象、需要清理的肮脏沼泽或裸泳者的难看景象,是使信息传递如此容易被理解的原因。它们可能过于简化,但它们传递的信息肯定比 60 页的学术出版物以及另外 12 页的参考文献和同行评议要有效得多,而且具有病毒性。

但是,Meme 是强大的:广泛分布的个人通信设备使得 " 个人主观 " 的意见可以成为主流。许多本来处在 " 真理 " 领域(可检验、可证实)的事情,现在会越来越多的表现为“意见”。

通过观察 Ben Hunt 利用 Epsilon 理论来分析新闻的工作,我们可以看到,像 " 耶,资本主义!" 或 " 耶,价值!" 这样的主题是如何塑造我们对现实的感知的。是的,即使是在政府和企业的最高层,Meme 的使用也非常多--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

编者按:Epsilon 理论的核心观点是:市场游戏的关键在于叙述,在于创造常识的公开声明的力量。感兴趣的读者可以前往 *https:**//www.epsilontheory.com/epsilon-theory-manifesto/__了解更多内容

其结果是:有了听众,Meme 大师们就可以为他们的追随者定义一种真理和现实。现在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真理。

这就是事情变得棘手的地方。

第一节   第一个 Meme 大师

截至撰文时时,埃隆-马斯克拥有 5,540 万名推特关注者,他可以说是当今的顶级 Meme 大师。在为其追随者创造信仰的层面,马斯克也是无与伦比的。但与公众的看法相反,Meme 并不是一种 " 现代 " 现象,它们很古老。

为了快速了解 Meme 的力量,我们需要回到 15 世纪,看看第一个 Meme 的主人--一个叫老卢卡斯-克拉纳赫(Lucas Cranach the Elder)的人。

很少有人听说过他,他同时代的亲密朋友马丁-路德会是一个更熟悉的名字。

15 世纪印刷机刚被发明,在那之前,所有的文本--包括宗教的、政治的或其他的--都必须由那些(少数)会写字的人手工抄写,并作为珍贵的艺术品存放在修道院和宫殿的图书馆里,只有贵族才能获得知识和信息。对于普通人来说,生活几乎是静止的,真理就是统治者或教会告诉你的东西。所以虽然今天看起来匪夷所思,但成为牧师,在当时是提高社会地位的最佳途径之一:不仅能接受教育,而且由于罗马天主教会是欧洲的最高政治权力机构,所以牧师也可能会获得更大的权力和影响力。

马丁-路德是一位德国神学教授和牧师,他为了反对教会出售全额赎罪券以换取现金的做法,写了一篇论文,对这种做法的神学基础提出异议。他于 1517 年将这篇论文寄给了他的大主教,这篇论文后来被称为 " 九十五条论纲 "。传说中,九十五条论纲被钉在维滕贝格的万圣教堂的门上。当然,这种说法到底是真的还是对历史的美化,我们并不知道。

我们知道的是,由于约翰内斯-古腾堡(Johannes Gutenberg)在 14 世纪初发明了印刷机,被当时的最高权力机构梵蒂冈视为异端的路德思想,借由分发的印刷品迅速在整个欧洲大陆传播,从拉丁语翻译成口语的德语副本在 1518 年初传遍了德国,在 1519 年就到达了法国、英格兰和意大利。

按照中世纪的标准,这是病毒式传播的最佳表现。但是,使这些信息和思想成为病毒的不一定是文字--而是由它产生的图像。就像现在一样,一个复杂的想法被封装在一个 Meme 中,简化了被理解和消费的过程。

正是这些 Meme 携带着信息传递的效力,挑战了当时被确立为普遍真理的东西:罗马教廷的无误性,以及贵族和教会对真理的绝对垄断。

在这里,我们遇到了也许是世界上第一个 Meme 大师。

最著名的一幅图片是这样的,现在被称为 " 教皇的美景 ",就是由老卢卡斯-克拉纳赫先生在路德被判处为异端之后制作的一幅木刻画(用于大规模印刷),显示农民对教皇放屁,并向他们展示他们的 " 美景 "。

1636701014(1).jpg

这段文字大致翻译如下:

" 教皇:我们的判决是值得敬畏的,即使可能不公正。

(农民的)回应:受诅咒吧 ! 愤怒的种族,看我的屁股!"

尽管可能很粗糙,但像这样蚀刻在木头上的图像允许它们在整个大陆的印刷机上复制和印刷,并以最大的病毒效应传播。剩下的,正如人们所说,就是历史:印刷机创造了传播,Meme 创造了理解,只需一条与群众产生共鸣的信息,就可以引发历史上最大的政治和社会革命之一。

(2021 年 5 月 21 日更新:这也说明,对一个 Meme 的反击,最有效的就是另一个 Meme)

第二节   Meme 的回归

在这种情况下,Meme 艺术可以说已经存在了几个世纪,在技术发展的不同阶段--特别是信息分配和传播的技术--中不断发展。

不同的是,这一次,Meme 不仅无处不在,而且它们还进入了社会的某些部分,有时甚至没有意识到他们正在使用 Meme。有些 Meme 是开玩笑的,但最深刻的是那些看起来甚至不像 Meme 的 Meme:从煽动性宣传到信仰体系和刻板印象。

在过去,控制叙事(和大多数 Meme)的能力仅限于主流媒体,因此媒体被称为“第四等级”(在传统的神职人员、贵族和资产阶级的三个等级之后),而现在几乎任何人都可以有机会获得观众。由于互联网,以及像 Facebook、Twitter、Reddit 甚至 4chan 这样的平台,以及他们指尖上的 Meme 技能,有影响力的人能够围绕几乎任何话题轻松地塑造公众舆论。

一开始只是点击诱饵的材料,现在有能力重塑真理。从政治观点的回声室到投资哲学,Meme 的扩散正在创造一个具有多种版本的真理的世界--如此之多,以至于对什么是 " 真理 " 甚至没有一个明确的定义。

例如,比特币是一种 " 肮脏的货币 " 吗?事实并非如此,但当“比特币挖矿比世界上许多国家消耗的电力更多”在媒体中(特别是在金融时报上)被重复的次数足够多的时候,比特币就变得 " 肮脏 " 了。事实是次要的。从 " 排干沼泽 " 到 " 使人类成为航天文明 "(同时在火星上花费 Dogecoin?),越来越明显的是,谁控制了最多的听众,谁就定义了最多的真理--即使一个陈述显然是可证伪的。并且由于他们的话语权比能够做出回应的 " 另一方 " 的话语权更大,所以他们总能赢得争论。

*编者按:“使人类成为航天文明”是马斯克的另一家公司 SpaceX 的主要叙事

在金融市场领域,Meme 也改写了规则。

很久以前,(资本市场的)真理就是在寻找价值:当我们了解一个公司的股权或债务的内在价值,我们便可以确定这个企业的价值,从而可以判断企业是高估还是低估。计算价值的技术和方法应运而生,大学课程和教科书也为寻求学习这些技术的学生而编写。

重要的是,过去每个人都认同同样的真理标准,即 " 基本价值 "。不幸的是,现在情况已不再如此。而对于任何认为价值仍然是真理(或认为它应该是)的人,事情可能会变得令人失望。

我们已经写过关于市场结构如何赋予市场自己的生命 (https://threebody.capital/blog/2020/11/13/self-driving-markets ):受交易商对冲、被动流动和两者之间的一切影响。流动是结果,而在这些流动的背后,**“价值” Meme 正在被其他 Meme 所取代 **:拯救世界、移居火星、气候变化,甚至只是一只可爱的狗,而这些 Meme 由任何人兜售:从 Meme 大师,到骗子及其追随者,甚至政府、监管者和既定秩序。

现在每个人都在玩 Meme 游戏。也许价值会回归(“是的,价值!”),也许不会,也许只是暂时回来。不管它是什么,“价值”只是 Meme 游戏的一部分,而不是游戏本身。

这是我们的新现实。而为了茁壮成长,我们也需要玩 Meme 游戏。

因为如果我们坐在 Meme 上开始而没有看到它,那么我们就是 Meme。

一切都只是一个 Meme。

但很少有人明白。

免责声明: 作为信息平台,本站所提供的资讯信息不代表任何投资暗示, 本站所发布⽂章仅代表个⼈观点,与深潮官⽅⽴场⽆关。如信息中侵犯知识产权, 请及时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站将第⼀时间删除⽂章。
评论